后浪能往上游冲吗

我是一个失败的后浪

我是一个失败的后浪

我是西安人,18年毕业后留在了杭州,一直在做前端开发,在公司做的还不错,不管是业务能力还是业务外的技术拓展成长的都比较快,也有很多关系不错的同事。

在年初我越来越烦躁,呆了五六年的城市好像变得特别陌生,无时无刻不想逃离,
是因为加班?焦虑?还是成长?我不得而知,现象就是整晚整晚睡不着,第二天又得工作,睡眠质量也不高。
那段时间我们团队在做视频面试,对接 trtc,业务场景复杂,第三方又得不断联系沟通,我经常讲一个笑话:做视频面试那会儿,我们经常很晚下班,有一次下班的时候是凌晨六点,这时已经有勤奋的阿姨骑着电动车上班了……

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……

我焦虑:杭州动辄好几万一平的房价,我这一万来块的工资,得攒多久能攒到首付,攒了首付又得分期,我的天,几百万的分期压在我身上,以后怎么还……等等,我为什么要在杭州买房?

对呀,我留在杭州的理由是啥?高额的薪资?温和的气候?风土人情?我想了想,很可惜,这三点都没在我身上彰显。

我为啥来杭州呢?我这才想起,那年夏天,我和五爸在盯着一层层的院校分数线来回翻,企图“捡漏”,你别说,我五百分不到的成绩还真捡了个漏,西安的好大学是上不了了,只能去外省,最后选了所大学,叫中国计量学院(后更名为中国计量大学,逼格是高了点)。四年的时光很快过去。然后就和广大毕业生一样,实习 面试 找工作一条龙服务。

说到底为啥来杭州,还不是因为自己考的菜,是一个不合格的“后浪”。

你要问我后悔来杭州吗,当然不后悔!不管是大学遇到的好哥们/好老师,还是工作中遇到的好组长/好同事,都对我有莫大的帮助。决定分别时最不舍的还是他们。

我选择离别

既然杭州不适合我,那我迟早都是要回去的,这种不适合是多角度的,正如我上面说的 风土人情 房价 物价 气候等等等等。

不管是今年回去,还是后年回去,我潜意识里都会想回去,那我就做不好任何事情,我会掐着日子算时间,我会凑合着生活,凑合着工作……

刚毕业二十五六岁的年纪,让我凑合两年,实在是不妥。

因此我选择离别。最好今晚走,今晚不行就明晚/下个月/明年。因此我踏上了骑驴看马的路途(裸辞是很不理智的)。我刷着脉脉,看到他们秀工资,仿佛不是一个行业的,我刷着拉钩,吐槽着西安的工资真tm低,我看到华为od 发来的一个个邀约,嘲讽着自己不可能去外包。后来偶然看到,腾讯云在西安开了家子公司,看了看 JD,工资和我现在差不了多少。

所以就投了一波简历,一面做了几道笔试题,一个是关于树的遍历,一个是路由参数的正则截取,其他就想不起来了,然后就问了问计算机网络的一些基础知识,像网上总说的 tcp 握手挥手,还有那道经典的从 输入url 到网页返回的过程。一面轻松飘过。

后来进入了二面,面试官的一个问题就让我凉凉,问 react 和 vue 的区别,react 只写了几个简单的小项目,确实不熟练,况且这种问题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不太好答出来。二面挂掉后自己花了一天时间背了背区别(国内的面试就是这样,大多数面试题你花一丢丢时间背一背,就能轻松通过,但工作中也别忘了积累……因为很容易在深层翻车)。

后来我又陷入焦虑中,咋办,面试没过……

失落了几天,我重整旗鼓,开始刷面试题,又面了滴滴,两轮技术面走到了hr流程,我的信心积累起来了,天亮了,雨停了,感觉自己又行了。正好这时候拉钩上又有一个腾讯云的hr找我,说每个部门侧重点不同,可以换个部门面,后来过五关斩六将,成功通过了面试。然后就顺理成章的提离职,和同事们一一告别。现在是正式离职的前一天,呆在工位上码字,觉得这一切都不真实。

我热爱这个城市,我的青春,黄金年岁都在这里度过。下沙的每一个学校我基本都路过过,高沙的大多数餐厅我也吃过,最热爱的是滨江康康谷的烧烤街,最喜欢去的是烧烤街隔壁的江一公园。

我知道,我会随着周日的机票一起飘回家,而这一切,在相反的方向离我远去……

后浪能往上游冲吗

后浪宣传片里,他们去滑雪 去冲浪 去国外留学 去跳伞,他们极力的往前冲,而我作为“废浪”,正是奋斗的年岁,却选择回家“享受”,这对吗?

这仿佛是种退却?别人无所畏惧的向前冲,为自己的前途奋斗着。抓住每一个向上的机会,我敬佩他们。
但每个人的目标不太一样。但不管在哪儿,我依然会努力保持“终身学习”,努力消除自己的各种“无知”的状态。